眼下剛開春,農民們正在為春耕生產進行了準備,而這其中就包括了農田水利建設。俗話講:“水利興、農業豐”,國家為完善農田水利投了不少錢,農民為興修水利出了不少力。可是山東省高青縣的一些水利設施建成三年卻用不上。《焦點訪談》2月23日播出《中看不中用的“小農水”》,以下是文字實錄:
  解說:
  在山東淄博高青縣,沿著鄉間公路兩邊,你會看到有一座座粉刷一新的小房子,不遠處的農田裡還有一排排水泥墩子一樣的設施,整齊地排列在田間地頭,這些設施是做什麼用的呢?在木李鎮我們遇到幾位路過的村民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上級解決農民水利灌溉,最後一公里(的問題),一個惠民工程叫“小農水”。
  解說:
  據村民介紹,“小農水”就是小型農田水利設施。就是通過泵房和地下管道,把溝渠里的水送到田間地頭,但是至今已經建好三年了,村民們卻始終高興不起來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開始修的時候,老百姓歡喜得,高興得了不得,往後澆地方便了,但是修起來以後老百姓很失望,多次反映也沒有人管,沒人修。
  解說:
  我們查詢了高青縣有關“小農水”的地方新聞,以及高青縣水務局官方網站,2010年高青縣通過競標申報,成功列入國家小農水項目建設重點線。此後三年,國家相繼投入專項資金5750萬元,用於小農水工程建設,是一項切切實實的惠民工程。青城、木李兩鄉鎮靠近黃河,主要採取我們所看到的供水模式,這裡的項目已經於2011年建成投入使用。
  在青城鎮一處公路邊,我們還看到了全國小型農田水利重點線的告示牌,旁邊有一座標示著一號泵站的小院子。
  記者:
  能用嗎?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安上以後沒用過,一次也沒用過。
  記者:
  不會吧?這兒掛著個大牌子都是示範工程?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白搭,沒用過一次。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也澆了三四戶就不能使了,那水小得就不能澆了。
  記者:
  這幾年就用了一回,就澆了三四戶?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三四戶就不能澆了。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連試都沒試。
  記者:
  就一次也沒見它出過水是吧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連試都沒試。
  解說:
  我們走訪了青城、木李兩鄉鎮的五六個村子,村民都表示這“小農水”工程不能使用或者用不上。為什麼一向深受群眾歡迎的惠民工程,卻在長達三年多時間里用不上呢?我們請幾位過路的村民一起到田裡查看原因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你看這一片地就是西邊高,東邊矮,他們排水的時候,排澇的時候可以往這個地方排。
  記者:
  有設施的這邊低,那邊高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對了,它就是能有也澆不上地,它搞的這個位置不合理。
  解說:
  通常農民在整理土地的時候,都會有意識地把土地順著田壠,整理成一頭高,一頭低,高處叫地頭。這樣只要在地頭放水,水往低處流,就可以把一壠地澆完,可現在不少出水口都設在低窪出,也就是地尾,即便放出水來,水也不可能流到幾十米外的高處去。
  記者:
  那為什麼會在這個地裡面最低的這個地方,來搞這種工程呢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它要是那頭一條(管子)的話,那頭一條(管子)的話,它得兩條(管子),在中間一條(管子)就可以了,它就能解決問題了,就可以通過驗收。你看蓋上個屋子都挺漂亮,它能不能用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  解說:
  村民說當初在修這個工程具體佈局的時候,並沒有徵尋村民的意見。走在田間,我們看到有不少出水口的水泥墩子出現了傾斜或者乾脆倒伏在地里。
  記者:
  這不是人為給掰歪的吧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不是,這不是。
  記者:
  就是因為這雨水和灌溉,它自然傾斜的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對。
  記者:
  但是你看這裡面閥門和這個設施,它還是在正著,所以就是說即使它能用,你這個閥門就打不開了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1:
  也用不了了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2:
  澆地也沒法澆了。
  記者:
  對,澆地也沒法澆了,這管子都通不了了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花了國家的錢,給老百姓帶不來實惠,面子工程。
  記者:
  要麼這個水泥管子應該深一點,扎在地下,要麼這個水泥管子底下應該有個基座。
  解說:
  如果說這些問題還憑藉修繕來解決,那麼還有一些問題卻是根本沒法解決的。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道路不通。
  記者:
  管路不通?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管子有壞的地方。
  記者:
  也就說從這個泵站出來的水,中間的管道有壞的地方,到不了那個地頭。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對。
  記者:
  下麵埋的就是這樣的管子是吧?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對,就是這樣的管子,質量達標不達標,咱不知道。
  記者:
  這很脆,能掰斷。
  高青縣青城鎮村民:
  這是個接頭,你看。
  記者:
  很脆,這個東西。
  解說:
  地下埋的就是這樣的管子,這樣的管道能否承受來水的壓力,地下管道質量是否達標,我們不好斷言,這需要經過科學檢測。可是這地下管路不通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村民說,這溝渠過去有兩米多深,十幾年沒有清過瘀,現在裡面都是瘀泥。即使小農水能使用,也很容易把溝渠里的瘀泥抽上來,堵塞管道,所以在修建的時候,首先要清淤,可是清淤工作自始自終都沒有做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我說那錢沒用到刀刃上。
  解說:
  還有一些奇怪的地方,比如離公路近的地方大多已經修了小農水工程,可稍遠一些的地方就沒有修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這一片地,就是四外沒有水渠也沒有水溝,任何水源都沒有。
  記者:
  但是這一片自始自終就沒有修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對,反而沒有修。
  記者:
  為什麼呢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太遠了,造價成本高,因為這個地方可能來了領導檢查又看不到。
  解說:
  該修的地方沒有修,不該修的地方卻修了不少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這一趟管子用不上,它這裡又沒有地頭。
  記者:
  你的意思是說,出(水)口應該安在地頭上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對了,應該在地頭上,所以這一趟它有啥用啊。
  解說:
  前面我們提到出水口要設計在地頭才能發揮作用,可是您看這排管子根本不在田裡,即使有水也澆不了地。
  記者:
  這一溜有多長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有三里。
  記者:
  那你覺得為什麼要在這兒修呢?他是不懂的這個農業灌溉這個規律,還是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不可能吧,領導們,專家他能不懂這個嗎?
  記者:
  那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修這麼一溜?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要好看呢嘛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在這個道邊上,可能領導來檢查的時候,能好看吧。
  高青縣木李鎮村民:
  面子,搞形式。
  解說:
  村民們說這些泵房剛建成的時候,本來是青磚水泥,這三年來一直不能使用,卻在去年被刷上了嶄新的黃顏色,以更漂亮的姿態矗立在田間地頭。
  走在青城、木李兩個鄉鎮的道路上,到處都是粉刷一新的小農水工程,這裡面有多少可以使用,有多少至今都沒有用過,我們不瞭解具體的數字,但我們走訪了兩個鄉鎮的六個村,村民都表示沒有用過。那麼當初這些小農水工程是怎樣撥款修建起來的?這樣的工程又是怎樣通過驗收的呢?我們來到高青縣水務局。
  高青縣“小型農田水利重點縣”工程建設指揮部負責人 張新國:
  具體是省里的水利廳和財政廳負責驗收,組織驗收,我們三年優秀,三年總驗收也是優秀。
  記者:
  那麼到現在為止,這個小農水工程依然運行良好?
  張新國:
  對,運行得比較好,群眾都比較稱贊。
  解說:
  說到使用,水務局工作人員還津津樂道的向我們介紹了這些設施設計的合理性。
  記者:
  那像這個出水口,它的設計有什麼要求嗎?
  張新國:
  根據這個地形,要放在老百姓澆地高的那個部位。
  記者:
  這是要跟村民商量的?
  張新國:
  對。
  記者:
  都是科學經過論證的?
  張新國:
  對。
  記者:
  這是施工隊不能隨意安排的?
  張新國:
  不能隨便改的,包括管道,包括這啥都是那樣的。
  解說:
  採訪中高青縣水務局,還帶我們實地參觀的一些看上去外觀漂亮完整的設施,期間我們不只一次提出去青城、木李兩地實地採訪,可直到最後也沒去成。
  記者:
  每一個建設工地來說的話,縣裡面有什麼要求嗎?
  高青縣水務局農水科科長 張宗喜:
  建一片,成一片,發揮效益一片,群眾滿意一片。
  記者:
  比如說我們能採訪一下這些村民嗎?
  高青縣水務局農水科科長 張宗喜:
  你現在,你這個時間恐怕找他……
  解說:
  據高青縣水務局介紹,由於這三年工程質量驗收都得到了優秀,未來三年國家還將每年投入3000萬元資金給高青縣,用於建設新的、更高效的農田水利工程。
  演播室主持人 勞春燕:
  這樣的水利工程讓個別基層幹部有了面子,有了政績,卻讓國家和百姓受了損失,這樣形同虛設的工程為什麼能夠通過驗收,而且被評為優秀呢?看來,要讓水流到農民的地里,要讓錢花到農民的身上,不光要加大投入,更要加強監督,要防止跑冒滴漏,更要防止弄虛作假。
創作者介紹

整合系統傢具

vu87vubv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